(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并注明摘自中国新闻社《中国新闻周刊》。)

目前在中国,高尔夫还只是富贵人群玩得起的运动。而高球运动要发展,除了需要一个像丁俊晖这样能刺激起全国家长热情的天才球手,还需要更快地走入民间

18岁的丁俊晖只身闯荡“江湖”,一举拿下台球世界冠军,令国人兴奋不已,不但在国内骤然掀起不小的台球热,更使很多家长发现奥运项目之外培养冠军的可能。

而丁俊晖一路艰苦与父亲“只把命运赌台球”的做法难以效仿,也极少人能如程纵夫父亲那样出巨资培养儿子的赛车爱好,于是“高尔夫”开始进入一些有一定经济条件家长的视野。

这项由苏格兰牧羊人在放牧时,偶然用一根棍子将一颗圆石击入野兔子洞中而诞生的运动,在中国内地许多人心中一直充满了神秘感,那时,大家只知道它的球场是很大一片草地,要用很多球杆,花很多钱。而高尔夫进入中国后很长时间,完全脱离了它绿地(green)、氧气(oxygen)、阳光(light)和友谊(friendship)的本意,变成富贵和著奢侈的代名词。也因此,作为非奥运项目,它的发展一直无法得到国家的扶持,加上球场种类比例畸形,导致高尔夫消费过高,这项运动久久无法成为能让更多人参与的项目,国内的球手也寥寥无几。

今年17岁的肖瑟是2005年全国青少年高尔夫公开赛的冠军,作为中国的青少年的头号选手,他在国内高坛已小有名气。明年,18岁肖瑟就能顺利地成为职业选手。

和丁俊晖完全放弃学业不同,肖瑟现在是北师大实验中学高二的学生,正面临高考的压力,“和他年纪差不多大的孩子无法在国内坚持两条腿走路,都出国了。”肖瑟的妈妈瞿女士告诉本刊记者:“我们也是咬着牙在上学。”

肖瑟4岁时开始师从著名乒乓球运动员王涛的教练甄久祥练习乒乓球,但家里极力反对他进入体校,并为他选择了北京的重点小学第二实验小学就读。肖瑟还是坚持晚上单独训练乒乓球,两年后,他又转为练习网球,曾拿下北京市青少年比赛的第二名。到五年级时,练网球的同伴慢慢地转为专业训练,基本不怎么学习了。

面临着升初中的肖瑟无法同时顾及两头,只好放弃了网球。放弃还有一个原因,那时候的网球运动还不被国家重视,不能成为特招或加分的依据。升入初中后,肖瑟一直被认为很有运动天赋,妈妈为他报名参加了高尔夫班。结果这个12岁的小男孩一挥杆,就被教练认为“非常完美”,得以留下。初一开始,肖瑟每天下午3点多放学先在学校做完作业,5点多开始练球,晚上10点左右才可以回家。

初二时,肖瑟的成绩因为练球直往下掉,家长甚至想过让他休学一年。到了初三他调整(打球)动作,打球成绩也下来了。那时侯,是肖瑟和父母最难的一段时间。

幸运的是,肖瑟的母校,北师大实验中学非常重视和照顾这名特殊的学生,特批他可以不做寒暑假作业,每个假期都让他去练球,一些不重要课,也允许他请假。

肖瑟也终于在中考时考上了北京市市重点的分数线,留在了北师大实验中学,继续边读边练。

因为担任高尔夫新闻委员会副主任的父亲肖连兵在高尔夫界熟门熟路,有个球场愿为肖瑟提供一些免费练球的机会,作为回报,肖瑟每次参赛都会以该球会会员的名义参加,这也为肖家减轻了不少经济上的负担。

为了儿子练球,肖连兵还在家里支起了果岭,让儿子在冰天雪地的冬天也能练习推杆。每到寒暑假或五一、十一长假就去外地训练。有时候发现一些技术动作上的问题,肖瑟还会利用周末的时间飞到深圳观澜湖,现场解决。

“我很关注丁俊晖,我很想向他讨教比赛心理方面的问题。”肖瑟对本刊记者说,比丁小一岁的他,看上去比丁更加活跃、健谈,“我很佩服丁俊晖,但若干年之后,我要丁俊晖佩服我。”孩子的话听似张狂,但肖连兵认为,肖瑟有一个正常的教育成长环境,比丁俊晖更全面,可持续性更长。“我觉得肖瑟是完全可以和丁俊晖分庭抗礼的。”

和呆在英国训练生活、但英语还“很一般”(丁俊晖语)的小丁相比,肖瑟已经能够熟练地与外籍球友交流。并会把自己平常的训练录像,传给美国的教练,沟通指导。

但这位法国“鳄鱼”公司在全世界赞助的惟一一位青少年选手、惟一受赞助去最好的高尔夫学校大威利百特欧洲学院训练的小球员,正面临着一个棘手的问题。以肖瑟目前的学习成绩要考入国内一所理想的大学比较困难,而作为非奥运项目的高尔夫又不是高考的特招或加分项目。一边是前途光明的球途,一边想坚持接受正常教育的理想,肖瑟的父母和肖瑟面临着两难的选择。

像肖瑟这样的既要学习又要高尔夫的球手在国内几乎没有,就是有条件专业练高尔夫的孩子也少得可怜。

高尔夫运动的专业和业余区分相当严格,世界上球手就职业和业余两大阵营。在1994年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开始的前一年,第一个关于中国职业高尔夫运动员的管理规定已经出台,但是在当时,这个门槛是比较高的,没人考过。

1994年,中国才出现了第一批职业高尔夫球员。他们主要都来自球场的服务人员或球童,如张连伟,他现常年处于国内最高水平,已成为中国高尔夫标志性人物。作为大陆第一家高尔夫球会,中山温泉还尝试过在当地农村的中小学里挑选一些好苗子培养,现在新生代的代表梁文冲就是这样被挑出来的。中国高尔夫球协会副秘书长李勇对本刊记者说:“这不符合球手培养的一般规律。”

1985、1986年国内派过一批有潜质的运动员到日本去学习,这批人一直都是我国高尔夫的中坚力量。但这第一代球手的身份背景和国外很多球手的高尔夫世家出身,有很大不同。“如果球员竞技水平不提高,就没法改变公众对高尔夫的认识,公众就始终认为高尔夫是休闲娱乐。只有的竞技运动才能促使职业化的发展。”

高尔夫在美国已成为第五大运动市场。李勇告诉本刊记者,中高协培养年轻球员的目的很明确。在美国的PGA巡回赛,每年有40站比赛,单站奖金额约为500万美金。加上赛事运作费、推广费,一年做这项赛事大概要10亿美金左右。

因为这是个非奥项目,没有体校、体工队,也没有国家任何的支助,现在还只是一些家庭条件比较好的孩子才会被送去打球,有的家长全力以赴培养孩子。“我们也很感谢这些家长,他们为未来的中国高尔夫培养了一批人,”李勇说到这点时很激动,“我们也希望今后能做更多的工作帮助他们,能替家长分忧。”

前些年国内开始开办高尔夫职业高中、高尔夫学院,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停办。而针对高尔夫球场管理的学历教育在很多大学中已经开展了,深圳大学、北京林业大学、北体大、上海同济大学等都开办了相应的教育,毕业生供不应求。

而在国外,高尔夫已完全进入到学校里,几乎每个高校都有高尔夫球队。美国青少年高球协会中排名前100名的孩子,早就被各高校盯上了,有学校开出3~5万美元的奖学金。

从下个月开始,北京的私立学校汇佳将与中高协合作,把高尔夫作为该校学生的必修课,学生不需要另外支付费用。

目前中高协和宝马就资助青少年国家队出国比赛的部分费用的事项正在洽谈中……

作为现阶段有较大影响力和政府高度“关注”的非奥运项目的协会,正着力将“尊贵”的高尔夫拉向大众和市场,也许,中国高尔夫球手的机遇就要来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