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亚洲男篮锦标赛上中国队输给了中华台北,这并不出人意料。被台北队挤出四强,总比被“外人”淘汰好受一点。台北队超水平发挥,后半场得了五十八分。他们有“归化球员”担任主力,如果我是台湾同胞,赢了球也未必高兴。中国队赢约旦队只有三分,其中王治郅投中三十三分,他不在场的时候,整个球队真像六神无主。青黄不接,外行人也看得清。

郎平重掌的中国女排,生机勃勃,参加国际比赛保持长胜佳绩,尽管这一段不多和一流强队交手,让人看到的希望是,要组建一支与强队抗衡的中国队,可选之才包括一批新手。以前中国队参加什么大赛,总把希望寄託在个别主力球员的发挥上,一旦她受伤或发挥不好,整个队在精神上就垮了。如今,郎平做的功课就是要避免这种险境。

男子国足一比五输给泰国后,在东亚四强赛上的表现很不一样,和泰国比赛时中国队如散沙,东亚赛里整个球队有了拧成一股绳的劲头,尤其对澳洲那一场,几个小个子前锋来回穿插,很有些西班牙队的派头。真是怪事,西班牙籍教练刚离开,我们的西班牙式足球却开了头。

多年来,我们的大球(篮排足)成绩不如小球的好,每次吃了败仗,舆论便会责备教练、责备球员。好在较一致的看法是要摒弃“金牌体育”,要从基层抓起,要组织好联赛等,这都是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好意见。笔者也想谈一点点看法,包括教练员和基本功这两个方面。

像郎平这样的教练员,既有世界眼光,又有家国情怀;既有好的排球理念和实践能力,自身还富有亲和力和凝聚力,用时下风行的语言来描述,堪称“最美教练员”。郎平对队员们要求严格,批评多在点子上,所以姑娘们心服口服。老队员马蕴雯(其实不过二十六岁),有其他队友叫她老马,郎平反对这种称呼,她讲美国队有四十岁的。新队员朱婷(大家叫她“小孩儿”),几场球都打得不错,队内队外好评如潮,郎平强调排球是集体运动,朱婷要改进的地方还很多。虽然是针对一个人说事,对全体都是教育。人们有预感,郎平带领中国女排走出低谷,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诚然,像郎平这样的好教练,可遇而难求。其他项目,我们请外国朋友来帮忙,也可借鉴女排的做法。中外结合,总有个磨合的过程。能不能出成绩,要多从自己身上检查原因。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媒体讲话要负责任,有媒体称某前任外籍教练为“江湖郎中”,如此大嘴巴不过是图口舌之快,损人且不利己的。好的教练,好的战术意图,都要通过好的队员来落实。每个球员的国家荣誉感、自身的责任感、心理素质等都重要,但作铺垫的则是打球的基本功。看中国男篮比赛,队员基本功差是硬伤。篮球比赛,结果就是要看谁投篮多。去菲律宾之前,中国队为了热身,和几个欧洲的队比赛,都赢了,但一场下来也不过进球六十多分,可见其水平不高。现在的篮球赛,无论本届亚锦赛,还是NBA,三分球都很重要。一场比赛,如果五个场上队员都敢投三分球,有一半的命中率(打个折扣,有两三个队员有此能力),对方就会心慌意乱,我方就会士气大振。反观我们某些队员,站在罚球线上,对那种应当十拿九稳的罚球,尚只能二进一,甚至二进零,如此状态,是不是该暂停比赛?我们的有关方面,可以适时地举办一些三分球的比赛,以提高青少年的基本功。由于基本功好,我们也是尝过甜头的,中国男足,赢澳洲那一场,向前穿插的小个子前锋,速度、传球、盘带都不错,他们坚决贯彻了教练的意图,在对方门前多次造成险情,看球时人们有预感,这一回澳洲队恐怕会凶多吉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