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厦队徽是一头怒吼的雄狮。幼狮的长啸已震动联盟,登临傲视的成王之日,或许不再遥远。

3月17日,CBA常规赛浙江德比,王博为广厦队员的表现欢呼。 图/新华社

球员时期,他是全能球员的代名词;当主帅后,他在执教的第一个完整赛季便荣膺最佳教练。他是王博,昔日名震篮坛的“隐形虎

4月26日,辽宁男篮总比分4比0战胜浙江广厦,CBA2021-2022赛季落幕。总决赛G4胜负已分,终场哨音还未响起,广厦主帅王博就走向中线,与早早等在那里的辽篮主帅杨鸣握手。祝贺之后,王博转身,把场地留给欢庆的对手。半个多月前,他在同一块场地中央领取了执教生涯的第一座“澄海杯”(常规赛最佳教练)。

不少人相信,如果胡金秋和赵岩昊没有因伤赛季报销,广厦或有实力与辽宁一战。近日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王博给出了同样的回答。尽管心有不甘,但“亚军+最佳教练”成绩,足以让王博和弟子们昂头结束这个赛季。“(当教练)有没有天赋我不好说,但幸运是真的,遇到了好的俱乐部、教练组和队员。现在想想,这是属于团队的功劳。”王博说。

“每一场都像在打架。”王博这样形容CBA半决赛广厦对阵上海的比赛强度。

2013年在广厦退役后,王博作为助教与冠军教练李春江(注:执教广东摘下七冠)共事七年多,后者于他亦师亦友。2018年,这对师徒曾率领广厦首次杀进总决赛,最终不敌辽宁。如今成为对手,作为“徒弟”的王博,表达尊敬最好的方式就是全力以赴。

4月15日晚,双方系列赛第二场,终场前3分40秒,胡金秋被上海队外援富兰克林撞到左肋部。大秋继续比赛,直到还剩42.9秒时被换下。赛后,他在球队席呕吐,稍微止吐后,被立即送往医院。当时,王博正在更衣室给队员开总结会,“真没想到会这么严重。”更令年轻主帅没想到的是,次日凌晨,胡金秋被诊断为脾脏破裂,当即完成了手术,需要静养三个月。

两天后的G3。赵岩昊上半场多次被侵犯,中场回到更衣室出现站立不稳、意识模糊的情况。他尝试回到球场,却发现无法继续坚持。王博询问情况后,目送弟子被抱上担架车送医,他在心里祈祷弟子只是“轻微脑震荡”,但最终的诊断结果却复杂得多——局灶性脑挫伤伴颅内出血脑外伤综合征,需要至少住院两周。

最终,面对“前任”率领的豪华之师上海队,广厦仅用三场实现了横扫,但作为建队核心的“广厦三少”已伤其二,网上开始恭喜辽篮“提前夺冠”。

两员大将倒在总决赛前,看着他们成长起来的王博最大的感受是心疼,“都是有能力又有责任心的球员,这么多年的努力,球队再次打进了总决赛,他们却因为伤病无缘,真的替他们惋惜。”毕竟,大部分球员的整个职业生涯,可能都没几次站上总决赛舞台的机会。

如果阵容齐整,广厦能否跟辽宁队掰一掰手腕?“我觉得可以。”王博的语气中没有迟疑。

“即便头破血流也要咬住牙。”王博告诉队员,能和总冠军球队交手,在场上的每一分钟都要珍惜。

这也是王博向单核带队的孙铭徽传递的信号。一个赛季下来,广厦核心后卫的踝、膝、肩、腕,都有不同程度的伤,总决赛G1后腿还被顶了一下,肿得像一座小山丘。孙铭徽没有丝毫抱怨,他领着主帅“当好场上教练”的任务,带着一班小兄弟打光了最后一颗子弹。

队员在场上拼命,场边的王博也受着煎熬。“再让我想一千遍、一万遍,我也想不到会面临这么大的困难。”就像他对队员说的,把总决赛当作一次历练。即便胜算渺茫,王博还是要跟教练组研究,怎么用更多的变化来锻炼更多年轻人,同时让对手和观众看到——广厦没有一蹶不振,更没有提前投降。

新加冕的总冠军教头杨鸣,或许能体会王博的处境。两人私交甚好,都是CBA新生代教练,同样中途接手帅位。广东男篮成就“十一冠王”,杨鸣连续两年当了“背景板”。这一次,辽宁队牢牢把握住了机会登顶,杨鸣在加入庆祝行列前,先握住了王博的手,另一只手抓抓广厦少帅的胳膊,拍拍背,再捏捏肩,送上鼓励。

打进四强,广厦已经实现了赛季目标,打进总决赛更是超额完成任务。所以,王博在赛季最后一次讲话中,要求所有人抬起头走出更衣室,“就为这个团队迎难而上的决心,敢于突破的勇气,第二名也是很大的肯定。”

从2020年12月23日临危受命,到2022年3月29日荣膺最佳教练,王博坐上广厦帅位,只有15个月出头。

上赛季履新后前三场,广厦连输北控、天津和吉林,王博并不被看好。最终,广厦常规赛排名第七,八强战不敌辽宁,媒体评价王博沿用李春江的体系,表现中规中矩。

半年后,2021-2022赛季开始,阵容进一步年轻化的广厦逐渐亮出“黑马”底色。常规赛第一阶段锁定前四;第二阶段外援琼斯到位后,排名再进一位;第三阶段拥有双外援,常规赛排名第二追平了队史最佳;季后赛八强战、半决赛均横扫对手,打进总决赛同样追平了队史最佳成绩。

一场场胜绩是用高质量比赛换来的。广厦初现强队气质,内外线也更加均衡。最显著的进步是,三分命中率从上赛季的34.6%提升到本赛季全联盟最高的39.4%。

王博之所以决心狠抓外线,是因为上赛季与北控男篮的次回合交手,广厦以101比94获胜,但三分只有18中1。“这在现代篮球简直不可想象。”在他眼里,是时候把这帮小子的三分提上去了。

特别是休赛期几个月,球队每周都加班加点投三分,高强度、低强度、原地、跑动……教练组变着法儿给队员出题。王博相信,篮球场上没有捷径,“只有一步一个脚印地练,才能从量变到质变。”

上赛季,王博被质疑“吃老本”,外界普遍指摘他对“三少”的依赖。本赛季,胡金秋、孙铭徽和赵岩昊依然是广厦王牌,但王博找到了让他们进阶的“说明书”。大秋、孙铭徽同时入围常规赛MVP(前者获选)并入选第一阵容,赵岩昊则是不少人心中的最佳第六人。

“最关键的是把他们三个融合好,还能让他们各自有发挥空间,同时能带动年轻球员。”相比个人数据,王博更希望“三少”健康,持续发挥战斗力。

这一思路得到球员力挺,他们不在乎得分、篮板和助攻,甚至乐于缩减个人出场时间,给小兄弟们更多实战机会。“很多场都是他们先在前面拼,奠定了比赛基调,后面留给年轻球员更多时间。”王博直言,这种无私是“三少”更加成熟的标志,更是广厦全队的财富。

同时,朱俊龙、许可、赵嘉仁、赵嘉义等年轻小将在本赛季崭露头角,让外界看到广厦不只有“三少”,王博坚持打的年轻牌开始收效。

“菜鸟”教练推己及人,深知年轻球员想要成长,就必然要“交学费”。“在场上的选择,没有人能做到百分之百正确。”王博允许年轻人犯错,但要求他们必须从错误中汲取教训。

王博主张让年轻人直面问题。即便赢了比赛,他也多次在发布会上狠批队员,不乏严厉措辞——“把比赛当游戏”“防守像纸糊的”。在广厦队,年轻队员必须从做好防守开始,抢篮板,敢对抗,多干“脏活、累活”,为球队服务。“别的队防不下来的球员,看我们谁能防下来,这是他们必须要做的事情。”王博说。

至于是否符合“严师”的人设,王博说平时并不经常发火,但要求队员有主动化解负面情绪的能力。“只要站在球场上,就要像战士一样。如果每次受委屈了都需要安慰,我觉得就不太适合站在篮球场上。”他还经常敲打年轻人,面对“希望之星”这样的赞誉,想要担得起,只能加倍努力,“付出更多的汗水甚至血水,去让自己登得更高,站得更稳。”

2013年,王博退役转任助教,负责广厦内线训练。上赛季中途被“扶正”,他的工作内容从“管好自己那一摊”到通盘考虑,临场指挥对“菜鸟”教头更是巨大挑战。

当助教时,王博尚且能在替补席上边看球、边思考,还来得及做笔记。然而,站上主教练的位置,每个决定皆关乎战局,什么时候叫暂停、上主力,这些都要在比赛瞬间拿出方案。“很多东西必须当机立断,没法靠赛前准备或赛后总结。”王博说。

上赛季中途接过帅印,临场指挥零经验的王博一上来就是三连败。面对纸面实力并不占优的对手,他却时常僵立场边,表情和动作显得手足无措。“不自信、迷茫,一着急脑子都是空白的。”这是王博上任初期的自评。

那时,他全然顾不上形象,稳住队伍成绩才是当务之急。接下来的15场比赛,王博没再“阴沟翻船”,他率领广厦战胜了去年打进半决赛的山东队,双杀拥有周琦的新疆队,只输了对广东和吉林两场。

球队步入正轨的同时,临场指挥需要怎样的心态,“菜鸟”教练也摸到了门道,“不断自我暗示,不能慌,控制住脾气,只有我在一个平衡的状态下,才能给队员传递积极的信息。”

熬过最难的几场后,上赛季后期的王博镇定了许多。本赛季,他在场边指挥时,已能在不经意间散发魅力:剪裁合体的西装衬托出修长的身材,再配上纹丝不乱的发型。球迷都说,总决赛对阵双方主帅握手互动的场面很养眼。“杨鸣是真的帅,我比不了,可能只是比较适合穿西装。”王博笑着说。

接任主帅后,只要球队不放假,他每天只睡6小时左右,“有时候刚要睡着,一下想起什么事,瞬间就醒了,赶紧起来干。”王博坚持不熬夜,早饭后开始一天的工作,看录像、训练、比赛。即便晚场赛后回到酒店已是深夜11时,他也尽量在凌晨1时前躺下。

每当执教压力太大、“脑袋被塞得太满”时,王博会找队里人聊天,或者去跑步、健身,看个电影,尝试转移注意力,“等从迷糊状态或是在误区中真正清醒过来,再去把工作做好。”

上赛季找到感觉后,他从本赛季前的休赛期开始,彻底进入主帅角色,注重实践和沟通,全队集思广益,发现问题及时修正。王博一直说遇到了贵人,广厦管理层敢于在赛季中起用新人当主帅,即使开局一团糟也始终力挺,全队上下更是没有私心。“有什么事,不会因为我身份变了就不说。”作为东北汉子,王博喜欢直来直去的团队氛围。

效力吉林男篮时,为了能接好“虎王”孙军的鬼魅传球,并转化成得分,王博练就了走位飘忽的特点,时常出现在对手意想不到的位置接球,被吉林球迷称为“隐形虎”。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王博球员时期就是典型的“用脑子打球”,能在执教初期就取得成绩,一点都不新鲜。

2007年1月,王博在CBA联赛中。他获得了那个赛季的助攻王。 图/IC photo

根据评选规则,常规赛前六名球队主教练入围,且不能因违反赛风赛纪被处罚,杨鸣和李春江因此无缘。符合评选资格的主教练中,杜锋、刘维伟和邱彪的资历无疑都在王博之上,但广厦主帅本赛季响当当的带队实绩,在146张媒体人有效选票中,得到97张第一选票(每票计5分),最终得到579分,超过了第二、第三位得分的总和。

外界说,王博的主帅生涯“开局梦幻”。深感意外的同时,他肩上更多的是压力,“第一年就这样了,以后可能每一年的压力都更大。”

所以,当球队还在假期中,王博已经开始“居家办公”,他要系统总结本赛季的得失,优化球队的攻防体系,同时更大程度激发年轻球员、帮助他们加速成长。此外,球队已开启了新的引援计划,持续升级现有的争冠班底。

去年底上映的电影《雄狮少年》,讲的是三个少年组成舞狮小队,在前“狮王”的训练下,经过重重磨砺,终成“雄狮”的励志故事。

广厦队徽也是一头怒吼的雄狮。球队本赛季平均年龄23.15岁,全联盟第5年轻,而少帅王博还有半年才满40岁。

生日夜输掉总决赛后,孙铭徽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我会更加努力,把失去的拿回来。”幼狮的长啸已震动联盟,登临傲视的成王之日,或许不再遥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